波多野结衣手机在线_营养不良、色盲_生肖
您当前的位置:  主页 > 新闻中心 >
  • 2019
    07-09
    带你品味诗意人生
  • 2019
    07-09
  • 2019
    07-09
    父亲对我拳法上的教育很有特点,因材施教。记得小时候,父亲让我养猫养狗。让我观察它们的灵活性,看它们是怎样攻击对方和自卫的。我特别喜欢猫的灵活性。我在抚摸猫头时,一只老鼠从旁边蹿过去,猫噌地一下从我手下冲出,按住了老鼠。其速度之快,身形之灵活是人所做不到的。另外,父亲让我抓住猫的四只爪子,举高悬起,然后一松手,看它怎样落地。在松开的一刹那间,它的腰用劲儿一翻,总是四肢朝下,稳稳当当接地,摔不住它。父亲对我说,“关键是在于腰劲儿。”人们常说,人老先从腿上老。其实是先从肾上老,腰劲儿一没有,腿就抬不起来了。在陈家沟陈德旺家,父亲叫我看兔子蹬鹰。我养兔子,追兔子,看它转身蹬我的一瞬间,它是如何反应的。我养兔子的目的就在这儿。兔子蹬我,是连咬带蹬。就那一下,其力道就像成年人用脚猛踢我一下似的。我养狗也是如此,激它们,看它如何反抗。这就是父亲利用我好玩的天性,观察和研究动物的搏击特性来引导我学拳。我现在每天看电视,喜欢看《动物世界》和武打片。一方面观察动物之间的搏斗。另一方面研究武打片中的武打片段,刺激自己精神系统,练身体的胸腰折叠,激起自己的内在反应。这样才能练出自然反应,激发潜能,使内气潜转。自己要找这种感觉,这才是武术搏击中最需要训练的本能反应。我牢记父亲的教导,把练功生活化,生活练功化。
  • 2019
    07-09
    四、碳纤维行业的发展历史
  • 2019
    07-09
    父亲既要教拳,维持全家的生计,又要刻苦练功。特别是内功的修炼,一天也没有停止过。六九年,我刚回到北京,上小学一、二年级,有一次半夜起来,看见沙发上坐着一个人,把我吓了一跳,我站在那里仔细一看,原来是父亲在打坐,练静功。从那时起,才知道家传功夫中有打坐的修炼。父亲从上海传拳回来以后,因为失去了工作,心情非常不好,血压开始升高,又无钱治病,只有靠打坐来调养,一打坐,血压就下来了,这是我听父亲说的。在艰苦的岁月里,父亲好像有预感,怕家传功夫失传。一九七一年,父亲经常带我从果子巷到崇文区东便门东南角在火车道旁边练拳、教拳。父亲骑车带着我去,冬天顶着风非常吃力。我记得七二年有一次父亲早上去教拳,叫我在家擦桌子,扫完地再去。可能是由于练拳过度劳累,我竟然睡着了,因为我没起来,旷课了,没听他讲拳,父亲回来狠狠打了我一顿。父亲也真不容易,有一次在练功时,不小心碰得脚趾甲整个都掀开了,后来化脓,他用自行车车轮使劲儿压自己的脚,用手把脚趾盖儿给拔了,抹上紫药水。在那个年代,家庭由于经济困难,看病花不起钱,只有用土方法自己治,治不好就忍着。父亲到了晚年,身心憔悴,贫困交加。有一次从外地回北京,在北京站下了火车,离家还很远,可是身无分文,连公共汽车票都买不起,只好步行回家。真是大丈夫也有穷途末路时,一分钱难倒英雄汉。
电话
www.konecy.cn